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新片介紹

| 新片目錄 |


外星生命
Life


  Poster


資料

發行:Sony Pictures Releasing International
導演:Daniel Espinosa
主演:Jake Gyllenhaal積嘉倫賀、Rebecca Ferguson 莉碧嘉費格遜、Ryan Reynolds 賴恩雷諾士、真田廣之
級數:待定
片長:分鐘待定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7年3月23日


Life   Life


現實極有可能發生的外星災劫

《外星生命》(Life)是一個令人感到絕對有可能在今時今日發生的可怕故事,主角之一的賴恩雷諾士(Ryan Reynolds) 說:「劇本非常貼近現實,而且每分每秒都緊張驚險。故事開始時那探索未知的氣氛,隨著我們對外星生命了解更多,漸漸 變成一種緊張的張力,瀰漫著整部電影。」

導演丹尼爾伊斯皮諾薩(Daniel Espinosa)在接拍本片前,已經有思考過他的一些導演偶像是如何處理科幻片,例如 列尼史葛(Ridley Scott)的《異形》(Alien)、史丹利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的《2001太空漫遊》(2001)和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的《星球索拉羅斯》(Solaris)等,他說:「我認為這些大導演拍科幻片的原 因,就是要探索未知—包括它所帶來的恐懼和吸引力。我們活在平凡乏味的世界,但在外太空就是一場歷險—你對它一 無所知,這是很可怕的。」

看過《外星生命》的劇本後,丹尼爾找到一個既可汲取前人經驗,又有其個人風格的拍攝方向:「這劇本是比較貼近現 實的科幻故事,或者說這是科學現實。」他指出科學家已發現火星上有水存在的證據,也證實了有太陽系外行星的存 在,甚至喚醒了埋藏在結晶體內五萬年的微生物。

這令本片有一種迫切感,前作有《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 )的監製大衛艾力遜( David Ellison)表示:「這 電影最原本的概念之一,就是要令人覺得打開電視看新聞,絕對有可能看到這樣的事在今天發生。」

另一位監製、曾製作 《職業特工隊》系列(Mission: Impossible series)的丹娜高寶(Dana Goldberg)補充 說:「我們不是在拍發生在一百年後的故事,而是想拍一部比科幻片更具科學現實感的電影。」


前所未見的外星生命體

兩位編劇保羅獲尼克(Paul Wernick)和韋特維斯 (Rhett Reese)亦曾一起為《死侍:不死現身》編劇,並跟賴 恩雷諾士合作過,保羅說:「在其他星球尋找生物是極之令人振奮的事,我覺得人們亦很接近成功,這也成為了本片的基礎。」

監製大衛說:「丹娜和我在『好奇號』火星探測車成功著陸的那段時期,已經有這電影的概念,我們想,如果『好奇號』在 火星發現了單細胞生物,並帶回國際太空站進行分析,而當這生物接觸到新的、能幫助牠生長的環境時,牠便開始成 長……又如果,依照人類向來的處事方法,出於好意地對牠作出研究和調查,而令牠產生敵意,事情會變成怎樣?這會 令電影演變成極之緊張和驚慄的科幻片,而且是在零引力的國際太空站上發生。」

前作有《人工智能》(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監製邦妮歌蒂斯(Bonnie Curtis)問:「我們登陸火 星去尋找其他生命體,當我們真的找到了會怎樣?當我們能與之溝通和聯繫,又會怎樣?」

曾製作《幽靈乘客》(Passengers)的監製茱莉蓮(Julie Lynn)說:「我喜歡這電影之處,是它處於完全有可能發生 的範圍內,我們很努力把它維持在這範圍之內,包括諮詢生物學家、外星生物學家、Adam Rutherford(英國著名遺 傳學家及作家、科學期刊《自然》前編輯)等。我們不希望這外星生物以大家熟練的外星人形態出現,而是一個從微小 單細胞進化出來的生命體,牠沒有惡意,只是受發生在牠身上的事影響其行為。」

編劇韋特說:「我覺得發現外星生物的可怕之處,是我們不知道牠們有沒有敵意、是否高智慧生物、會利用我們還是能 被我們利用。我覺得這恐懼是真實的,霍金曾指出外星生物未必是友善的,牠們對人類未必有最好的意圖。」

兩位編劇構思出一個完全原創的外星生物:「牠本身是個單細胞生物,這細胞不斷分裂,成為多細胞的複雜生物,產 生辨識能力。牠不是比人類高智慧,但牠是由非分化的細胞組成,人類的細胞會進行分化,如肌肉細胞、神經細胞、 血液細胞,各有各的功能;但片中的外星生物,每個細胞都各自擁有各種功能,每個細胞都有眼睛細胞、肌肉細胞、神 經細胞等,所以牠是適應力異常強勁。」

保羅補充說:「牠是人類最可怕的惡夢,也是製作團隊最可怕的惡夢。」

監製茱莉說:「保羅和韋特寫了一個很恐怖、節奏很好的驚慄故事,片中六個太空人都是很聰明、勤力、堅毅,而當可怕 的事情發生時,我們都會擔心在他們身上會發生甚麼事。」

而擠迫狹小、零重力、荒涼的國際太空站,更是最可怕不過的地點去探索這不明生物,導演丹尼爾說:「 國際太空站 是過去50年人類最重要的理想主義行動之一,是人文的一大核心:探索和發現未知。這電影是向這份探求未知的無畏 精神致敬,但同時,在人類歷史中,我們不是太善於處理未知的事物。所以最基本的問題未必是不明生物會對我們做 甚麼,而是我們會對牠們做甚麼,如果我們強硬地對待牠們,難道牠們不會同樣地對待我們?如果我們以恐懼來應 對未知,難道牠們不會回應我們的恐懼?」


各國演員齊集國際太空站

積嘉倫賀 — 飾演以太空為家的Dr. David Jordan
積嘉倫賀(Jake Gyllenhaal)說:「我覺得丹尼爾想建構一個令人透不過氣的世界,真實得令你無法抽離。」他飾 演的Dr. David Jordan已經在國際太空站生活了473日,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地方,其他新加入的太空人,是 借用他這個太空的家作為基地,完成他們的任務:發現火星生命的第一個證據。 吸引著積的不只是劇本的驚嚇元素,更是人物背後包含的更大意義,他說:「這是個節奏拿捏得很好的出色劇本, 背後有一個有趣的意念:你以為自己清楚事情的發展,但它的演變卻出乎你的意料。這也是火星生命體的寓意,好 奇心是人類最重要的特質之一,但去得太盡就會變成傲慢自大,外星生命體就是這種好奇心的間接後果。」 除了被故事吸引外,積也想借他的角色來向祖父致敬:「我的祖父是個醫生,導演和我談論過這角色和我祖父的相 似之處,某程度上也是對他的致意。」

莉碧嘉費格遜 — 飾演監控感染的Dr. Miranda North
莉碧嘉費格遜(Rebecca Ferguson)飾演Dr. Miranda North,在這個任務中負責疾病控制,她一切都按 規章辦事,非常專注她的工作,務必要確保團隊中每個成員都健康地回家,無論他們在太空遇到甚麼。 莉碧嘉解釋說:「Miranda是個微生物學家,她的責任是無論他們在太空找到甚麼,也要確保地球上的人的安全。」 她是個很嚴格的科學家,設立了多重保護措施來防止他們和地球受感染:「第一重保護是儲存樣本的器具,之後是 實驗室,再之後是整個太空站,她要盡一切所能保護地球,因為沒有人知道這生命體是甚麼。」 莉碧嘉指出,每個角色對於發現這生命體,以及牠所帶來的威脅都有其想法,她說:「每個人對這生命體都有各自 的感覺,有些人喜愛牠、培養牠;有些人最初想殺死牠,在團隊中形成了很大的張力。」

賴恩雷諾士 — 飾演太空任務專家Rory Adams
賴恩雷諾士說:「我們當中有些人比較興奮雀躍,有些比較積極進取,有些比較保守觀望,而這些不同的意見都 融合在一起。但跟人類很多其他行為一樣,我們去得有點過火。」 賴恩飾演太空任務專家Rory Adams,他可以告訴你太空漫步有幾正,他魅力四射令人不會覺得他狂妄自大, 而且作為太空人也未免過份靚仔,使他成為任務中的大明星。 賴恩說:「太空任務專家只是美其名,其實他只是個了解太空船如何運作的技工,他也擅長於太空漫步,並負責 操作穿梭機的遙控機械手臂,一個用來捕捉於飄流太空的火星探測車的系統。」

艾里安巴卡域 — 飾演半癱科學家Hugh Derry
最近參演《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的艾里安巴卡域(Ariyon Bakare) 飾演專責分析這個外星生命體的英國科學家Hugh Derry,這個時刻是他人生中的巔峰,不只是事業上,更是 他自十歲起說夢寐以求的時刻。 「他下半身癱瘓,十歲那年起雙腳失去知覺,這外星生物意味著重大發現的開端,人類可以從中發現更多,我們不知 道牠對地球生命有何影響,這對Hugh來說是意義重大。」艾里安解釋說。 要扮演一個在零重力環境下工作的半癱科學家,艾里安比其他演員需要用到更多威也,他說:「其他演員都吊了一 條威也,而我則有三條:一條用於身體的威也,一個旋軸,和一件像緊身衣的拉力背心(jerk vest)。因為Hugh不 能控制雙腳,所以在他的手被壓碎的一幕,他的雙腳會猛然地飛彈開。」 艾里安坦言這劇本令他嚇破膽:「記得我看劇本看到某一頁時,真的嚇得尖叫了出來,我很驚訝這外星生物如何誤 導太空人們以為一切安全,當你以為一切安好,但牠突然變成了另一樣東西。」

真田廣之 — 飾演太空船工程師Sho Murakami
曾演出《狼人:武士激戰》(The Wolverine)的真田廣之(Hiroyuki Sanada)飾演Sho Murakami,他是個 太空船工程師,也是年資較老的一員,但他比任何人更焦慮不安,這不是因為他擔心安危,而是因為他將為人父,但 卻不在快將分娩的妻子身邊,而當外星生物開始發難時,他的焦慮就更為嚴重,如真田廣之所說:「他失去了理智。」

奧嘉迪荷維娜亞 — 飾演指揮官Katerina Golovkina
這個任務是由俄羅斯太空人Katerina Golovkina指揮,由曾自編自監自演《Twilight Portrait》的俄國影 星奧嘉迪荷維娜亞(Olga Dihovichnaya)擔演。Katerina是個忠心、英勇和有領導才能的領袖,隊員的安危 是她的首要考慮。「我的角色展示出人類對未知的恐懼,作為指揮官,她一方面要控制大局,但另一方面,她內心 的恐懼令她經常作出防禦性的反應。」奧嘉說。


太空科學家擔任顧問

《外星生命》對一眾製作人來說是一趟發現之旅,製作過程中他們諮詢了不少太空生物學家、醫學專家和其他 科學家的意見,不但是為了真實地製造出國際太空站的無重狀態,還要根據生物學原理塑造一個原創、獨特 的外星生命體,期間他們請來了兩位技術顧問:Dr. Kevin Fong和Dr. Adam Rutherford。

Dr. Kevin Fong是一位太空生物學家和醫學專家,曾為美國太空總署(NASA)研究人類對太空的適應與 對策,他說:「太空是個極端的環境,跟各種人類企圖征服的極端環境如沙漠、兩極冰帽、世界最高峰一樣。我 們對極端環境的認知,就是不能久留,而且必有代價—你是沒可能全身而退。」

片中的David Jordan和Miranda North也是太空醫學的專家,要確保太空人的健康和在太空生存,他 們需要有跟Dr. Kevin Fong一樣的知識和經驗。 Dr. Kevin續說:「作為一個醫生,當你要在極端環境 保護人類生命時,就會意識到生命是多麼脆弱,當你再加入不明的威脅,情況就更加嚴峻。在太空,即使是 正常地執行日常任務,都已經夠困難了,萬一出現不正常的情況,人們會很快死掉。」

至於Hugh Derry這角色,則需要有Dr. Adam Rutherford的知識。Dr. Adam是英國遺傳學家,曾出 版多本具影響力的書籍,寫的都是關於生命的形成和運用基因改造科技來製造生命體,他說:「當你處理不 明的生物或有機體,而且有可能是有危險性或傳染性時,都會有很多約章去防止潛在的威脅。就如處理天 花和伊波拉病毒一樣,都有很嚴謹的規章,並由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執行;而在本片中,外星生物細胞則 是保存在孵化器內,放置在密封的實驗室中,而這些都是處於近地軌道運行的國際太空站內,這一切都看 似是合理的協定程序。」

「在電影開拍前,我跟艾里安分享了很多,他想了解科學家的思維模式。尋找外星生命的證據,是科學歷 史上的重大發現,但作為科學家,你必須要弄清楚你要研究的是怎麼東西。」Dr. Adam續說。

Dr. Kevin的專長是協助製作人了解真正的太空人在國際太空站遇到威脅時會如何應對,而拍出來的 效果也令他讚嘆不已,他說:「我花了數天看電影的情節,並想:『如果你是任務中的醫生,你會怎樣?』 這些都是我時常在腦海中上演的情況,但當你看到電影如此精確地拍了出來,是很了不起的。」

片中有一幕是David Jordan要很快地步出國際太空站,由於正規的出艙活動(EVA, Extra-Vehicular Activity)白色太空衣是要花頗長時間穿著,Kevin便作出另一個提議:「我們可以用俗稱『南瓜衣』的 launch suit(太空船升空和返回地球時穿的橙色太空衣),這不是用來作太空漫步之用的,但卻可為 那一幕增加多一種威脅。」

Dr. Kevin和Dr. Adam表示,雖然在火星發現生物仍屬科幻情節,但這並非遙不可及,Dr. Kevin說: 「大約40億年前,火星的狀況跟當時的地球很相似,最大的疑問是火星上是否曾經有生物,因為它曾擁 有孕育生命的環境。」

Dr. Adam說:「現在我們不認為生命體可在火星上生存,由於大氣層稀薄,沒有生物能存活於強烈的紫 外線幅射之下。」但或許有生物曾經在火星上生存數千年也不是沒有可能,Dr. Adam指出其中一個可 能性:「就是外星人一直處於冬眠狀態,在火星地面之下免受幅射影響。」


參考單細胞生物 創造恐怖外星生物

電影製作人的目標,是塑造出全新種類的外星生物,不只是人類前所未知的,也是在電影上前所未見。在 這方面,Dr. Adam Rutherford提供了關鍵的意念,他說:「我為這外星生物建構其背後的故事,牠是 在大約20億年前生於地球,但有可能是因為隕石撞擊而彈出了地球之外。牠是來自地球的,這讓Hugh找 到喚醒牠的方法。」

Dr. Adam在構思這外星生物的模樣時想到了黏菌(slime mold,一種單細胞原生生物),其獨特的細 胞結構啟發了他的設計靈感。人類是多細胞生物,每個細胞有其獨特性和功能(如腦細胞、血液細胞、肺 部細胞等),而黏菌則是由多個單細胞聚集在一起來成長繁殖,他解釋說:「在牠們的生命周期中的某一 點,所有獨立細胞會結合起來,形成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立體結構,外型有點像蘑菇,當中有些細胞更 會犧牲小我來幫助其他細胞繁殖。」

有了黏菌作為靈感,製作人們繼而構思出一個有意識的生物。如黏菌一樣,這外星生物是單細胞生物, 以此基礎來設計牠的行為舉止,如何像捕食性動物一般進食和行動。Dr. Adam說:「牠不一定是有兩隻 腳或四隻腳,因為牠是可以因應情況和需要而生出幾多隻腳,牠看到Hugh的手,覺得有用,於是令自己 變成有五肢,這些特質令牠更加恐怖。」

之後,牠因應生理需要而進一步進化,Dr. Adam續說:「在Hugh的激勵下,牠開始想如其他生物一樣, 去覓食、繁衍和繼續生存。」


關於台前幕後

丹尼爾伊斯皮諾薩 Daniel Espinosa (導演)
瑞典籍導演,畢業於丹麥國家電影學院,他的第三部作品2010年《毒利時代》(Easy Money)是當年瑞典入 座率最高的電影,其他作品有2012年由丹素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和賴恩雷諾士(Ryan Reynolds) 主演的《滅口佈局》(Safe House)、2015年湯夏迪(Tom Hardy)和加利奧文(Gary Oldman)主演的《叛國追 凶》(Child 44)等。

積嘉倫賀 Jake Gyllenhaal
美國演員,憑2005年李安電影《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及分別憑2010年 《愛情戀上癮》(Love & Other Drugs)和2014年《頭條殺機》(Nightcrawler)兩度獲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 提名。其他作品有2004年《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2005年《情來.算盡愛》(Proof)和《平 頭日記》(Jarhead)、2007《殺謎藏》(Zodiac)和《死亡引渡》(Rendition)、2009年《雙情路》(Brothers)、 2010年《波斯王子:超時空之戰》(Prince of Persia: The Sands of Time)、2011年《危機解密》(Source Code)、 2012年《警戰實錄》(End of Watch)、2013年《罪迷宮》(Prisoners)和《心敵》(Enemy)、2015年《再戰擊 情》(Southpaw)和《珠峰浩劫》(Everest)、2016年《愛情上半場•完 》(Demolition)和《夜行動物》(Nocturnal Animals)等。

莉碧嘉費格遜 Rebecca Ferguson
瑞典演員,主演2013年英劇《The White Queen》而為人熟悉,更獲得金球視后提名,在2015年《職業特工 隊5:叛逆帝國》(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中飾演Ilsa Faust的亮麗演出亦非常矚目。 其他電影演出有2014年《戰神:海格力斯》(Hercules)、2016年《走音歌后》(Florence Foster Jenkins)和 《列車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

賴恩雷諾士 Ryan Reynolds
加拿大演員及監製,2016年主演Marvel漫畫英雄片《死侍:不死現身》(Deadpool)獲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另外 亦曾在2009年《變種特攻:狼人外傳》(X-Men Origins: Wolverine)中飾演死侍,以及在2011年DC漫畫英雄片 《綠燈俠》(Green Lantern)中擔演主角。其他演出有:2005年《靈時3點3》(The Amityville Horror)、2008 年《情謎3顆心》(Definitely, Maybe)、2009年《求婚的惡魔》(The Proposal)、2010年《活埋》(Buried)、 2011年《死黨兜亂檔》(The Change-up)、2012年《滅口佈局》(Safe House)、2013年《衰鬼刑警》(R.I.P.D.)、 2014年《雪地迷蹤》(The Captive)、2015年《換命法則》(Self/less)、2016年《換腦緝兇》(Criminal)等。


電影簡介

Sony Pictures 2017年科幻驚慄鉅獻!由《地球末日戰》、《職業特工隊》系列賣座班底精心打造,《珠峰浩 劫》金像提名男星積嘉倫賀(Jake Gyllenhaal)、《職業特工隊:叛逆帝國》莉碧嘉費格遜(Rebecca Ferguson)、 《死侍:不死現身》賴恩雷諾士 Ryan Reynolds、《狼人:武士激戰》日本影帝真田廣之(Hiroyuki Sanada)等 合演,《滅口佈局》導演丹尼爾伊斯皮諾薩(Daniel Espinosa)執導。

國際太空站的六人小組探測到人類史上最重要的發現之一:在火星上的「生命體」。眾人為此破天荒接觸興奮不已, 但隨著更深入的研究後,他們發現這個「生命體」似乎遠超出人類的智慧且難以駕馭,甚或會威脅人類生命和摧毀 文明!正當他們惆悵於如何處理眼前異種的兩難處境時,殊不知困在太空船內的自己即將要面對一場不可估計的 生死逃亡……


資料提供: 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