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動 映 專 訪

| 動 映 專 訪 目 錄 |


香 港 著 名 導 演
郭 子 健 獨 家 專 訪
(Part I)


  獨 家 專 訪


前言

今年年初,郭子健執導了一部有關羽毛球的勵志喜劇,名字叫《全力扣殺》。作品尚未公映,他說這戲名要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更 「搏命」(拚命) 的名字,談及這個全新的名字,他大笑起來。

郭子健凡事追求好玩,執導該片亦如是。面對普遍認為不可觸碰的題材,他卻視死如歸。他說:執導期間,很多人都好奇為何在《西遊. 降魔篇》和《救火英雄》後,卻拍運動片?這仿佛是一個倒退。然而,他不忿氣,決意一做到底。這種態度和他電影的命題同出一轍: 無論現實多殘酷,只要抱著不服輸的態度,將自己的潛力發揮到極致,就能改變現狀。他說,他會繼續探討這個命題,直至得到大眾的認受。

說出如此正面積極話語的人,卻拋出一句「我是樂觀的悲觀主義者」。在以下的訪問中,他將在談論新作和舊作時,更完整地呈現他的想 法。其實在當下的香港,我們可以在街頭遇上很多如郭子健般的同類人,他們知道現況可能無法改變,但也抱持希望,堅持到最後一刻也 永不言棄。而不是在最後一刻才堅持。

期待電影上映。

* 以下訪問以粵語進行。

動:動映地帶
郭:郭子健


誰是郭子健?

郭子健,Derek Kwok。

他曾經說過不喜歡某專欄對他的介紹「《西遊.降魔篇》12億票房導演,人偶珍藏家。」在這次訪問中,訪問員卻忘了問他是怎樣定義自己。

郭子健於大約2000年加入電影圈,如他早前提及,當年在《電影雙周刊》中看見一編劇課程,被當中的大師名單:王家衛、陳嘉上、爾冬陞等 吸引,便膽粗粗放棄設計的工作,報讀課程後投身電影行列。而第一份電影工作是場務,後來再做美術指導、編劇等,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 子,這期間他經常借機到導演葉偉信、Teddy Robin、以至黎明家吃飯,以填飽肚子。在這些別人看來悲慘,對他而言樂在其中的日子堙A他還 甘願將微薄的薪金購買價值不菲的電影人偶公仔,名副其實窮風流。

隨著第一部作品《野•良犬》推出,他逐漸為觀眾所認識。到了與鄭思傑聯合導演的《打擂台》於2011年獲得第三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 影等四個獎項,後來再獲周星馳邀請全力執導《西遊.降魔篇》,他變得更矚目。

執導電影以外,郭子健也執導MV,包括:李逸朗《十個女仔》、鄒凱光《阿叔今年四十歲》、楊千嬅《色惑》和余文樂《默背妳的心碎》等。 最後,不得不提的還有電台節目《十溝場》。


  Derek Kwok  


累鬥累 運動乃不死的題材

: 《全力扣殺》的創作起源是怎樣的?

: 在《西遊•降魔篇》之前,何超儀說要拍一部勵志喜劇,問我有何想法。我除了喜歡功夫,就是打羽毛球。我說:「我有一個 死梗(死定)的題材,就是拍運動片。」無獨有偶,她也打羽毛球,那就累鬥累,促成這事。 羽毛球挺有趣,它是最高速的運動,就算落後於人,只要你不放棄,在電光火石之間,也可以慢慢、慢慢的追上來。之前的《打擂台》是說 一種不死的意志,而這一次我則想帶出,如果你不滿意現狀,就得去改變,無論理由是否充分,或能力是否足夠,只要你把握現在這一刻就 可以扭轉頹勢。

: 可以簡單的介紹堶悸漸D角嗎?

: 何超儀就是一個玩羽毛球很厲害的人,十年前的一個遭遇,讓她變成現在看上去像乞丐的模樣,躲在元朗的盆菜店堨肮﹛C鄭 伊健、梁漢文、劉浩龍?、林敏聰以前就是當賊的。坐牢後,他們想當個好人,無厘頭就選上了打羽毛球,原因只是因為認識林敏聰。鄭中基 就是個村霸,專門搗亂。這是有關這一班人,由不認識羽毛球,以至在球場上一決雌雄的故事。

: 這劇本寫了多久,你如何處理「死梗」這個問題?

: 寫了很久,寫完之後就去拍《西遊》、《救火英雄》。拍完後,這電影的資金各方面都定好了,才開始拍。何超儀的公司852負 責製作,剛才提到「死梗」的意思是,香港有幾種類型的電影是不能拍的,包括科幻、運動和音樂。以運動為例,如果要拍也只能拍打拳。
在我而言,無論是甚麼類型的電影,都是在尋找一個共鳴點。《全力扣殺》是一班騎呢的人,共同去做一件不可能的事,過程中爆發了很多 笑話,也觸及香港人切身處地的一些感情。這是一部很奇怪的電影,他有大陸資金,但完全沒有合拍的味道,除了鮑春來和王琳這兩個運動 員在片尾出現外,整部電影都在香港拍,是非常地道的香港電影,堶掄棪捅陘F很多圍頭話。
我是不覺得死梗的,對我來?,做的過程好玩、過癮,比起商業價值來得重要。這期間很多人跟我說:「拍完《西遊》、《救火英雄》這些票 房不錯的電影,無厘頭拍這電影,不怕死嗎?」我說:「死就死吧!哈哈。」


《勁抽》撼贏《全力扣殺》

: 至於這電影的名字,為甚麼叫《全力扣殺》?

: 可能會改,我之前很希望有一部電影的名字能夠表達拚命的去做一件事。但是考慮到這是一部有關運動的電影,如果名字也很 運動,觀眾會不會不來看呢?現在改成《勁抽》,很低能。

: 這個名字感覺更拚命。

: 《全力扣殺》是很正經、很努力、很認真去的做一件事,但《勁抽》是更癡線,揮拍的時候要「伸埋?」。(說到這堙A郭子 健作勢大力揮動球拍。)我覺得這戲名更有趣。


現代喜劇 復古漫畫感

: 電影海報有懷舊的感覺,是甚?時代背景?

: 我喜歡懷舊的東西,但其時代背景是現代。這電影的製作費大概一千萬,算是中型製作,當中加入了很多我喜歡的元素,或 許我認為將來沒有那麼多機會去嘗試的元素。

: 你是美術指導出身,拍攝《全力扣殺》時會特別著重美術方面嗎?

: 我的每一部電影都著重美術方面,這與我是否美術出身無關。很久以前,我就忘記了這個身份,因為我不喜歡做美指,但對 於攝影和美術的愛好,則時刻沒有放下。譬如拍攝《救火英雄》,我很注重頹垣敗瓦之中的美感。回到這文戲比較多的電影,我也希望可 以製造意想不到的場面。他與《打擂台》不同,《打擂台》比較raw一點,拿渣(邋遢)中有很精緻的東西。而這一部,則Vintage一點, 面都是用舊了的東西,比較刻意經營。拍《打擂台》的時候,我們完全沒有錢,在當中就用了很多近似經過水洗處理的顏色。而這一次就 想用接近泥土的顏色,類似以前《青春火花》、《綠水英雌》、《網球女將》這類舊日本片的味道,很漫畫的感覺。

: 之前林敏聰說,你是他的Fans,所有才找他演出。真相是這樣嗎?

: 是啊。林敏聰在80、90年代是非常好看的。他寫的詞,加上幕前搞笑的演出,現在好像沒有這樣的人。如此搞笑,又如此低 能,卻又很厲害。我認識了他一、兩年,在他的《蒲你老祖》和一些MV中幫過忙,彼此一拍即合。以前他的演出都是客串的形式,在戲 中插科打諢,搞笑一下就完了,很少去演一個有過程的角色。這一次,我一心要為他創作一個完全適合他,而又不失搞笑風格,且認真的角色。
他是戲中的一個驚喜。他的分量很重,算是由頭帶到尾,在不同的章節都起到作用,需要激勵人心的時候,他可以激勵大家,需要笑的時候, 他又很搞笑,需要感動的時候,又很感動。他與鄭伊健可以說是分庭伉禮 。

: 拍攝這部搞笑電影,有一些趣事可以分享嗎?

: 全部人都抱著很輕鬆的態度去拍,每天都很好笑和離譜。有一場是拍林敏聰嘔吐的戲,我們把一條喉塞進他嘴巴,想拍出激烈 嘔吐的感覺。嘗試了很多次都達不到預期的效果,搞到他的嘴巴都合不上。而他也利用這條喉拍了很多照片,扮柯尿等,很離譜。

: 拍攝的時候很愉快,但對於演員,你的要求高嗎?你對演員兇嗎?

: 兇不兇要問演員,我是很容易相處。而這是一部喜劇,有一種喜劇的氣氛也是重要的。反而,在《救火英雄》中就比較崩潰,牽 涉的人、場景和道具也很多,要「吊威也」、要裝設、要爆炸,危險性也高很多,壓力很大。而這一部就相對好玩,不算很辛苦,只是拍攝打 球的情節比較辛苦。而拍攝時間也相對充裕,頭尾拍攝了兩個多月,可以多一點時間去嘗試,趣味性更大。

: 那你喜歡拍哪一種規模的電影呢?

: 都喜歡,我沒有分大小,而是考慮這一次的題材要怎樣處理。我很喜歡英雄主義,無論面對大小規模的製作,我創作的動機和 心理狀態都是一樣的,好比製作一件玩具。只是這件玩具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另一件玩具則不需要。但是我用的心機和方法都是一樣。大 片,需要面對更多問題,但這不代表小片就很舒服。兩者的心力是等同的。當然,我是比較喜歡小規模又好玩的電影。

: 你好像沒有拍過武俠片?可以這樣說嗎?

: 《西遊》也算,基本上都是我拍的。但是如果你說很純正的武俠片,目前,我還沒有找到很特別的新意去拍。我每次都希望 可以找到一種新意,才做一件事。譬如《救火英雄》,我想拍煙,而不是火;又如《打擂台》我不只是拍功夫,而是關於意志的東西。等 於這次拍羽毛球,是想拍羽毛球當中的真諦:要改變自己,就要把握當下,儘管被人取笑,也要去做。如果在同一個題材中找到新意,我 可能會再拍,但這要看我和這類電影的緣分。


  Derek Kwok  


訪問的Part II ﹐內容包括郭子健導演的創作歷程和未來動向,請按 這裡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