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編輯周記
2017年04月22日
香港電影金像獎馬後炮 by Kantorates

香港電影金像獎馬後炮

上周因聯航話題較火紅,把本來要說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馬後炮延後,現在補上。觀乎今年賽果,除《一念無明》未有機會觀看難以評說外,得獎電影名單大致可算是合情合理,沒有太多讓人驚訝的意外。

《樹大招風》獲得多項大獎,一點不會讓人感到奇怪。該片編、導、演水準平均,確是去年港產片的最佳作品,男主角林家棟沉著銳利的演技也是非常出色,首次稱帝實至名歸。女主角由《幸運是我》的惠英紅奪得,雖然這不算是她的最佳演出,尤其角色年齡和她本人似有落差,對她的發揮限制不少,但和其他對手相比,足夠讓她封后。

獲十二項提名的合拍片《七月與安生》,僅得到一個技術獎項,被指大熱倒灶,其實不然。該片無疑拍得流暢自然,但整體劇情未見驚喜,技法熟練卻欠缺新意,本來就表現一般,僅為合格的小品劇情片,不明為何受到高度讚譽,加上全片劇情都在內地發生,演員也幾乎都是內地班底,除了有港方投資和導演等主要幕後崗位為香港人,很難讓人意會是香港電影,不能獲得認可,完全可以理解。在當前社會情勢影響下,近年香港電影界吹起本土風,刻意淡化地域色彩的合拍片在香港並不受落,尤其是故事背景和人物完全和本地觀眾無關,確實很難投入。同理,周星馳的《美人魚》大幅度向中國市場傾斜,影片劇情缺乏香港元素,在金像獎也是顆粒無收。其實香港觀眾不是特別抗拒合拍片,例如《樹大招風》的聯合出品公司也來自內地,只是題材不能離(港)地,否則很難受落。

說到本土風,自從去年金像獎主辦單位把最佳電影頒予話題作《十年》,便引發不少爭議。雖然後來只是一而再的口水戰,實際上也沒有為評選制度帶來任何突破性的改變,但是從今年提名名單來看,確是為影壇帶來一定的影響。獲提名的作品中,《點五步》、《一念無明》、《樹大招風》等,都是不乏本土情懷的電影。相比起去年非常政治化的《十年》,今年的這些作品,都是更靈活地把本土元素有機地融合在劇情之內,例如《點五步》的人物故事和香港的社會人情自然契合,成績便遠勝去年《十年》的任何一個短篇。

另外一個稍為少人提及的話題,就是偷步上映趕參賽的作品。除了《一念無明》成績較好,其他幾部為了符合參賽資格而趕在去年底作小規模公映的入圍電影,例如《脫皮爸爸》、《骨妹》等,都慘食白果。回顧近年一些採取此策略參賽的電影,真正獲得大獎的例子可謂少之又少,好像去年獲提名最佳男、女主角的《暗色天堂》,最後也是一無所獲。雖說要等待一整年參加來年的競賽,可能會因為聲勢銳減而影響角逐機會,但好片不會被埋沒,預期冒著大部分觀眾(甚至可能包括有票可投的行內人評審)都沒有看過電影的風險下參加,為何不多等一會,待正式上映後建立口碑,這樣勝算不是更大嗎?畢竟以金像獎的制度來看,不少有票的行內評審,很多時候根本不會有時間特別抽空觀看內部或小規模放映的特別場次,不少人更只是按照輿論口碑投票,在沒有看過電影也沒有從第三方獲得足夠輿論資訊的情況下,這些偷步片如何能夠吸納選票呢?


Kantor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