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編輯周記
2017年02月18日
S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談 by Kantorates

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談

香港電影金像獎日前公布提名名單,主要獎項大多是正路之選,沒有太多讓人驚訝的地方,也沒有如去年一般出現 惹起爭議的提名。個人比較留意的,也可以算是讓香港影壇鼓舞的項目,就是最佳新導演。

過往多年,由於報名參加的人數和質素有限,金像獎只把提名名額鎖定在三人以內。然而今年值得留意,因為報名參 加導演的數目上升,而且作品均獲得良好口碑,金像獎遂決定放寬入圍名額,獲得提名的共計五人。當中除了《七月與 安生》的曾國祥經驗較多,也曾執導數部作品外,其他包括黃進、文偉鴻、羅耀輝及陳志發,都是首次執導商業劇情長 片,香港電影人常掛在口邊多年的薪火相傳,看來真的逐步實現了。

話說回來,五位提名人中,曾國祥的確值得商榷。畢竟他早已在2010年和尹志文合導《戀人絮語》及《指甲刀人魔》,及 後也單獨執導《醉後一夜》,究竟是否能被算作新導演,讓人感到疑惑,尤其這個獎項成立的目的,主要就是要表揚新 人,一個七年前已執起導演筒的人是否符合資格,實在有點難以服眾。當然,金像獎主辦單位有其機制,肯定能為曾國 祥的入圍自圓其說,但是正如兩年前黃修平提名並獲得同一獎項看來,如果獲提名或得獎的人已非新人(黃修平早於 2004年首次執導《當碧咸遇上奧雲》,再於2007年執導《魔術男》,憑《狂舞派》獲新人獎時已有九年執導經驗),是否和 這個獎項最初的成立目的背道而馳呢?

相對於新導演,最佳新演員的提名倒是較少質疑。五名入圍者吳業坤、林允、余香凝、胡子彤和談善言都在影圈初出茅廬, 是名副其實的新晉演員。當然有人可能會問,歌手出身,拍戲只是玩票性質的吳業坤,為何能夠入圍?這可能關乎報名作 品的水平。觀乎今年的報名名單,人數看來不算太多,而最大問題是,當中不少報名者的參演作品,都未有作大規模的公 映,有份投票的評審是否有機會去看,值得懷疑。例如《劉以鬯》、《施壓者》、《終極勝利》、《男極探射燈》、《魕異》、《同流 合烏》、《蘋行世界之程人》、《哥基王子》、《玩謝大師》等,在欠缺宣傳的情況下,對於評審來說可能亟其陌生。誇張一點來 說,不少評審可能連這些電影的片名也沒有聽過,即便演員表現如何優秀,也不太可能對他們投票。

香港電影金像獎雖說是全城電影盛事,但說到獎項預測,一般觀眾應較難參與,因為多部獲重要獎項提名的作品,包括《脫皮 爸爸》、《一念無明》和《骨妹》均未作正式公映(只為滿足入圍條件作小規模上映)。當然,一個表揚2016年院線首輪公映電 影的頒獎禮,竟有多部作品未有公映。這樣安排是否合理,又是後話。


Kantor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