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專 題 企 劃 |

光 影 隨 筆

光 影 隨 筆

   


真實和幻夢不再隔閡 - 感官樂園

不需要煙霧、排場或者是特效,空房子尋求一些更簡單的東西、更深層的情緒, 導演提供了一個想像,作為觀眾,則是各自想像。擁有著傷痕的人們,能夠互相 治癒,很奇妙地,有了溫暖的感覺。

It's hard to tell that the world we live in is either a reality or a dream. 如果結 尾是場夢,或許會有種悵然的失落,貼切來說,喚醒了深埋心中,對現實的淡淡哀 愁與無奈;換個角度想,懷抱被救贖,等待被拯救,奢侈的希望,心理暗示的生活 下去,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在看不見的地方,或許有著可以相信的事情發生,能夠 如此想像,疲憊感就會稍微消退。末尾話語敲醒了懷抱美夢的觀眾,融入的時後, 真實和幻夢不再隔閡了!

善花和泰西在世人眼中看來的幻夢一場,或許是他們尋覓到的真實,不過就是一場美夢 罷了,觀眾的美夢,覺得沒有絲毫容身之處,還是活生生的待在都市水泥叢林中…. 雙眼看到的無法證明什麼,從別人口中聽到的也無法相信,最後發現,自己相信的很可悲 的竟是眼睛無法看見的幻夢,這樣的生活不好嗎?無力被逼到角落的人心,因而產生幻夢, 或許是抓住僅存的慰藉,別去責怪,那會顯得過份可憐了,無法認清現實,就算看清了現 實,還是感到無法存在的人們,只好寄身於幻夢。

邊緣意謂的或許是那些不被看見的人,打從心裡寄望著、試圖抽離人群的人們,言語和文 字使用得用多,就越偏離心中真實的想法,越感覺空洞,太多熱鬧的生活,最終無可避免 面對孤獨,救贖將至,然後和此刻並存下去,是惟一的法則。


  Bad Guy  


想逃離、不想被排除,或許是混合在一起或許人的心中都有難以逃離,被掩藏的孤獨, 只是善花被淹沒了,一樣孤獨的兩個人,或許才顯得特別相櫬。善花不是夢,泰西不是 幻,而是妄想一切成真、心中被隔絕的人們才是幻夢,生活究竟是現實還是幻夢呢?或 許心中祈望會發生的是如同幻夢般的際遇………

這樣解讀的話,歸零暗示的或許是善花和泰西都是觀眾的美夢,被遺忘的人們、渴望被 救贖的人們心中存有的夢。

缺乏言語的空房間,任何描述,都顯得多餘,換個角度想,總覺得泰西不是善花想像出來 的幻影,更親切的說來,善花和泰西的奇異之旅,獻給那些感受不到存在的人們、共同的幻影。

善花和泰西擁抱在一起,變成一體了!

泰西進駐一間間空房子,化身為屋主尋求美夢和存在,用別人的生活偽裝成自己的慰藉,卻 從背後的180度的視角看見了,那些曾經感受溫暖的所在,回到真實軌道,充其量是平庸的 軀殼,才會明白,慰藉和幸福不該是從別人那得來、或者依循。當肉體不再需要一個空間而 存在時,當體重機不再投射出俗世的重量,或許解脫了也不一定;當一個人的心活過來,就 算身影恍如霧氣,就算不被世人看見,他就是那樣活生生的存在,泰西就那樣存在於善花的 眼角裡,所以該想想,為了什麼而活,當你感受到自己的心,就會找到自己的歸屬。


文: whit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