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專 題 企 劃 |

光 影 隨 筆

光 影 隨 筆

   


不懂去愛的溫柔 - 爛泥情人

日本的宣傳單上寫著極究的愛,標題用上極究的愛,通常是影片哀愁的預感,傷神的溫柔。痞子也想 談戀愛嗎?一語道出了拐騙的初衷,每個社會都有階級存在,它清楚又曖昧的劃分彼此,動物待在屬於 自己的透明柵欄,跨越界線的代價是失去所有,清純的女大學生,又怎會把痞子看在眼裡;一切有了 逆轉,處在同樣水平,當對方來到自己的獸欄,不管是用什麼手段,這樣的愛情就有可能存在。

暴力、變態絕非《爛泥情人 Bad Guy》所想傳達,而是組成的元素,殘暴是那樣生存條件的人們習 慣的手段,襯托出影片內涵,與其說是虐戀電影,寧可相信當人處在相似立足點的時後,或許彼此的 一切就不那麼難理解了,每個社會、每個人的背後都貼了標籤生活,流氓也想談戀愛嗎,妓女也有愛 情嗎?算是對處在異質世界的偏見,在這個世界上,在很多人看不見的地方,有無法想像的生存方式, 而這些方式對他們而言一樣是生活。

清純的女大學生,一樣會做偷竊的勾當,和流氓有什麼兩樣,流氓和大學生的差別又在那,人的本質 又有什麼差別,造就不同命運的是環境,命運被動的被環境掌控,對認知有限的漢繼而言,妓女生活 替善華帶來的應該只有小小痛苦,就像自己存在的小小無奈,直到他親眼看見善華扭曲的臉、啜泣的 淚,漢繼歉疚了,卻不想讓她離開,看見她想逃離他的視線,選擇了霸道無賴,對待身份懸殊的愛人, 他只能強留。

漢繼的自卑,非得親眼見證善華的悲慘,才能確信彼此的距離如此貼近,把悲慘帶給了她,男人一次 次施暴於,他得眼神裡沒有快感,唯有傷痛、拉起簾幕不忍再看,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讓她等於自 己的世界,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他不想傷害善華,只想讓她和自己一樣生命 有所缺憾,他也會害怕善華受到傷害,所以偶有遲疑,殘暴的行為底下卻暴露了不懂去愛的溫柔。

善華麻木了,所謂的悲慘狀態,出賣肉體的生活,也就不再難以忍受,她開始習慣熱情得叫賣,衣服 脫得一次比一次快,被男人說好像很喜歡,聽起來對從前的善華而言是多不堪,觀眾看的驚心,顯現出 對那截然不同的生存方式難已接受,無法接受的邊緣人生活,不過就恰巧幸運,身在那樣的體制之外; 用肉體換取金錢是她們得生存方式,性的結合是必要換取金錢的手段,所以是誰都無所謂,和誰做都不 等於愛。


  Bad Guy  


漢繼是善華悲慘生活的罪魁禍首,卻非直接施暴者的存在,他總在一旁遠遠注視著她,她是他的女 神,他從不敢輕易靠近她,得知沉淪遭遇來自漢繼的報復,善華痛苦的搥打他,漢繼也只是漠然 承受…一直在想沉入水底的場面,那從天而降的女人,直到衣服的橋段明白了,被逼至絕境的善華, 沉入水底那個女人就像從前的自己,漢繼冷漠看著女人沉入水底,善華先是不解漢繼的袖手旁觀, 然後彷佛控訴的憤怒眼神,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漢繼只是擺出無賴漢的神情,女人被淹沒那一刻, 他們從此平行相對,階級不復存在,對善華而言,漢繼不是際踐踏她的男人,她對他產生了一種特 殊依賴,反而成為獨特的存在,既然你主導了我的命運,那麼你從此不能離開我的人生。

最後漢繼明白了,他毀了善華的人生,也無法在一旁守候,他選擇讓她離開,她卻再也無法離去;善 華恨漢繼因他得愛,使她強留;也愛著他的守候,使她原諒,默契的眼神交流,善華明白了,漢繼對 她的唯一所求,是依偎在自己身旁,那個男人只要她,點燃火光告訴善華我在這裡,打碎的玻離就 像沒有隔膜的二人,漢繼對善華的存在就像是,你的一切我都清楚,你的一切我都包容,縱使人來人 往,我始終在你左右。或許人們被迫接受一種命運是出於無奈,很無奈,可人活著本來就有太多無奈, 而無奈沒有想像得難挨。

海灘上撿拾的照片,姑且稱做戀愛的預感,那是善華引頸期盼的幸福,男人和女人一同相守,看著照片, 想像著自己也能得到幸福,沒有臉的照,暗示了善華還未察覺悄然而來的幸福,善華茫然了,她決心一睹, 用她從前最不恥的方式走向漢繼身邊,她再次來到海邊,然後她找著臉部相片,拼湊完成得時後,也看清 了自己的幸福,不再遲疑的善華,和漢繼在海邊相逢,就像預告的字幕,遇見世上最惡的男人,這場愛情 躲不得得過?

如果漢繼愛得衝動,那善華就是被他得愛打動,如果已經遇見一生所求,回去、回不去原來得生活,都像昨 日舊夢一場。

結尾讓人小小的錯愕卻不難接受,何嘗不是最好的結果,以為車床是用來開啟新的生活,發展成交易得場所, 驚訝聲中反應了自己的主流…畢竟對善華和漢繼來說,幸福生活比怎麼樣生活重要的多,他們愛得扭曲也愛 得讓人動容,愛雖然不是《爛泥情人 Bad Guy》的重點,不過世界上相愛的方式和生存方式一樣也有很多種。觀眾覺得是場悲 劇的同時,也看見自己眼底的偏見,當然某些情節要去批評也很難推脫,全憑觀眾從那個角度。


文: whiteone